重慶副局長寫小說登上富豪榜,當初只想賺點奶粉錢!
07-16 08:57:11 來源:廣州日報

廣州日報消息,46歲的張兵站在記者面前,正煥發著壯年男人的光彩。

從2010年到2012年,連續三年,筆名"小橋老樹"的他通過每年百萬元以上版稅榮登作家富豪榜榜單。2010年和2011年,《侯衛東官場筆記》兩次入選《廣州日報》評選的中國圖書勢力榜。2012年,《侯衛東官場筆記》榮獲浙江省作協、中國《文藝報》等單位聯合評選的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銅獎。

WX20190716-085945.png

張兵謙虛地告訴廣州日報記者,他自己連個“官”都算不上,頂多是一個“小吏”。他更喜歡稱自己的小說為“社會小說”,而不是“官場小說”。

近日,張兵正為自己的新書《巴州往事》而奔波在北京等各大城市。此時,他的身份是一個網絡暢銷小說作家。而他另一個鮮為人知的身份,則是一名副處級的干部。張兵曾擔任重慶市永川區市政園林管理局黨組成員、副局長。

談成名小說

奮斗是主人公成功之道

廣州日報:你是靠《侯衛東官場筆記》出名的,你自己怎么看這部小說?

張兵:所謂官場小說是以銷售為目的的分類,從本質上來講,我覺得自己寫的只是一部社會小說。只不過因為主人公的身份是一個公務員,所以小說名字才叫做“官場筆記”。實際上小說中涉及的人物形形色色,各種人都有,有農民、有企業家、有做傳銷的,各個職業都有。

廣州日報:當時網絡上是否有類似的小說?

張兵:沒有。當時網上的“官場小說”,很多是穿越的寫法,比如作者穿越回去進入官場,利用他后來的知識改變命運的寫法,這是主流。我寫的這部小說,是純粹的紀實題材,沒有任何玄幻的痕跡,更專業的說法,就是小說里沒有改變主人公命運的“金手指”,奮斗就是他的成功之道。

廣州日報:它被稱作是入行公務員必看的小說,甚至是“教科書”,你怎么看?

張兵:我認為它不只是公務員要看的“教科書”,而是所有年輕人入行的“教科書”。因為所有“商場”、“官場”以及其他行業,它們的文化基因都是一樣的,處事的思路和辦法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各有各的地域和行業特點。它解決的是年輕人入職碰到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有共性的。

談小說創作

到了不得不改變的時刻

廣州日報:之前有媒體報道,說你最初寫網絡小說,是為了給孩子掙奶粉錢?

張兵:是的。大學畢業后,我夫人被分配到了北碚區,我被分配到了永川區,中間有兩個小時的車程,因為兩地分居,她就辭職了,來到我這邊,但她做生意又虧了,這時恰好又懷上了小孩。我當時在政府機關工作,一個月的工資只有一千三四百元,有一個吃奶粉的小孩,老婆又在哺乳期,不能出去工作,這點收入怎么辦嘛?

我就想用合法的手段賺錢。當時我看到,一個小說網站宣傳,一個網絡作家寫小說一年能掙一百萬元,我就動了寫網絡小說的心思。這些錢在政府機關是不可想象的。

廣州日報:你當時在什么機關工作?

張兵:在政法委,之后就到了園林局,此前我也在基層待過。

廣州日報:寫網絡小說,每個月可以掙多少錢?

張兵:當時我還在上班,每天不能保證更新小說,所以訂閱不是很多,但每個月也能拿到三四千元。這已經比我的工資高多了。我寫小說比較晚,年紀比較大,已經35歲了。之前一點都沒有從事過文字工作,但接觸到了大量的人和事,有了一定的人生閱歷,這成了我的優勢。

此外,我的寫作經歷和網絡小說發展也是一致的。我是從小說網站發展階段進入的,當時網上就有訂閱,小說可以通過網絡收費支撐。此后,小說網站進入資本階段,大量資本進入后,伴隨而生的就是IP熱。

廣州日報:你寫的第一部小說是什么題材?

張兵:第一本小說是一本穿越小說,叫《黃沙百戰穿金甲》。后來發現,盡管穿越小說并不是我的特長,但它還是被評為那幾年比較有代表性的穿越小說之一。

我寫的小說是在一個比較冷的朝代,對唐末宋初的這段歷史,大家的認知并不高。

談小說“大賣”

是真實而不是“詭計”

廣州日報:《侯衛東官場筆記》火起來是在什么時候?

張兵:我寫了一年半的《侯衛東官場筆記》后,就發現這部小說已經火起來了。當時是2010年,搜索引擎會發布網絡小說搜索榜,“侯衛東”已經排進前十。它實際上是改變主人公命運的一部小說,改變命運是擺在不少年輕人眼前的問題,你要生存,就要改變命運。

廣州日報:你的筆觸還是非常細膩的。

張兵:我的母親是一名語文老師,我們小時候最煩她說的一句話就是,無論到什么地方去玩,她一定會吩咐說:“好好觀察,回來寫個日記?!鋇筆蔽易釤盅嵴餼浠傲?,讓我們玩都玩不盡興。

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日記寫作對后來的小說創作還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廣州日報:你覺得自己的小說為何能在眾多網絡小說中脫穎而出?

張兵:真實。

因為我有著比較豐富的基層經驗,我寫的故事就是發生在基層的那些事。大家喜歡它也是因為它真實,我沒有去評判,只是把它們講出來罷了,是相對客觀地講述。

我這本書寫的就是時代的變遷和人物的命運。所以,我一直不承認這是一本“官場小說”。它寫的是一個時代,只不過人物是一個公務員。

我寫的那些東西很多都是“吏”的事,還到不了“官”。很多人讀我的小說,一定是感受到了人物的命運,才會喜歡。大家對我的“創業”很支持。

談文化“母體”

這是每個作者的局限

廣州日報:你是什么時候上大學的?

張兵:1992年,所以我所有小說主人公的背景,都是20世紀90年代初期。那段時間,剛好是我的青春時代,是我工作開始的時間。每個作者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在時間和空間上有局限,這是無法回避的。

換句話說,每個作者都有寫作的“母體”,“母體”由時間和空間構成的,既是“母體”又是局限。每個作者,都有他最鐘情的地域和時間,如果作者能夠完全超越地域和時間,那他一定是一個很偉大的作家,這很難得。

應該說,“巴蜀”就是我的文化“母體”。

廣州日報:你初入公務員隊伍,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樣?

張兵:我父親在監獄工作,我知道公務員這種體系,是不可能讓自己發財的。我思考的是,能夠用合法正當的手段,用自己的能力去改變家庭的狀況。我就想到利用業余時間寫作。幸運的是,一寫就成功了。

廣州日報:如果現在再寫“侯衛東”,是否還能夠獲得過去的成功?

張兵:這不是時代的問題,是人的問題。又經歷了這么多年,我不可能寫出和當時一樣的作品,有可能寫得比當時好,也有可能寫得不如當時。如果寫的一樣,放在這個時代,我覺得作品還是會獲得成功。文化的基因,是深入到人們的骨髓的,可能人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廣州日報:你寫作都是在上班回到家之后才寫嗎?

張兵:全部都是。我所有的業余時間都在寫作,不打牌、不跳舞、不唱歌、不抽煙、不包二奶,我沒有時間。我的業余生活,就是寫作生活。

廣州日報:以前單位知道你在創作小說嗎?

張兵:以前不知道。但2010年,我上了作家富豪榜榜單,單位就知道了。

談調職文聯

是我主動申請去那兒的

廣州日報:單位知道了你寫小說,對你是否有影響?

張兵:沒有太大的影響。現在是個多元的社會,人們的包容性已經很強了,他們對我的“創業”,更多是持贊賞的態度,不會覺得我很古怪。

廣州日報:你從園林局副局長,調到文聯是什么原因?

張兵:我到文聯是做黨組成員、副主席,也是副處級,算是平調。這是我個人的意愿與組織需要結合的決定。

其實調動的主要原因,是我自己主動申請的。因為在職能部門,事情太繁雜了,占去了我很多時間,而我個人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平庸的副局長,但是,作為一個專寫巴渝地區小說的作者,是很優秀的。我覺得應該把我放到價值更大的地方。

原標題:重慶副局長寫小說登上富豪榜,當初只想賺點奶粉錢!

【免責聲明】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系。

  • 頭條
  • 重慶
  • 悅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點擊進入頻道

本周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