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俠才是我們通往AI的必經之路?
08-21 10:10:46 來源:澎湃新聞

真正的AI會是什么樣?什么時候到來?     從斯皮爾伯格的那部AI電影開始,無論是黑客帝國,還是終結者,甚至是到現在大熱的西部世界,在影視作品里,人們對AI的暢想似乎就從來沒停止過。而2017年也被稱為冠以AI元年的稱號,BAT大舉進軍AI領域,華為四處圍剿,被稱為AI獨角獸的商湯、曠視、依圖等企業橫空出世,讓人們似乎覺得AI的奇點也就在不遠的將來。      所謂奇點,來自英文單詞:Singularpoint或Singularity,“奇點”一詞最早在數學領域里使用,是一個未定義的點。最先將“奇點”引入人工智能領域的是美國的未來學家雷·庫茲韋爾。在他的《奇點臨近》《人工智能的未來》兩本書中,將二者結合,他用“奇點”作為隱喻,描述的是,當人工智能的能力超越人類的某個時空階段。那么按照現在的科技發展的速度,我們可以觸碰到奇點么?如果能,還要多久?這個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就是人們一定會觸碰到奇點,至于說要多久,這取決于我們朝著AI走的路徑和決心。這其實是廢話,但就目前整體的科學狀況來說,是很難實現的,要達成奇點,必須要經歷一個階段,以及解決一個問題——這個階段,就是所謂的IA(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通過IA,去解決人類思維局限性,解決思維范式的更新,解決科學范式的更新,在那之后,AI就會觸手可及了。人腦:一個不完美的完美作品目前主流的AI方向,都是希望模擬人腦的工作方式,賦予機器大數據學習能力,就像生一個孩子,讓他不斷學習,成為一個具有智能的大腦。這一切的前提,是人腦真的是我們需要模擬的那個完美對象么?人腦是生物進化的產物,也是社會協作的產物,在漫長的進化歷程中,人腦所能獲取的資源并不是無限的,他的計算能力受限于他能獲取的能量,雖然人們已經把將近三分之一的身體能量都給予大腦,但人腦的計算能力弱于任何當前的主流手機是毋庸置疑的。        因為在進化過程中,人類的首要目標是找到食物、躲避侵害,活下去。在這樣的目標下,人腦的進化方向一定是朝著一種在短時間內找到食物,做出決策,躲避風險的模式,同時人腦還不能太耗能,否則我們吃到的東西還不夠供給大腦用來做計算。所以本質上,人腦并不是一個完美的作品,它只是一個平衡的作品,在最有限的能量資源之內,能夠最高效的讓人們活下來,這就是大腦的目標。它可能不擅長計算,也不利于長久的記憶,更不能做大量的輸入和輸出行為,但是正因為這樣,大腦有很多模糊的工作狀態,讓我們在看到一個豹子的模糊形狀的時候就可以調動起腎上腺素逃跑,而不是非要等到眼睛百分之百確認了豹子的真實樣子的時候,跑,就來不及了。

人腦中的思維:二維思維模式的生與死正是這種在生理上的進化策略,也導致了人腦中的思維的一種模式化——二維思考。人腦并不擅長記憶,但很擅長做選擇。留下還是跑掉,吃還是不吃等等。在早期人類的生存空間中,需要創造的東西不多,想要活下去,最重要的就是要作出選擇,A或者B,X還是Y。這是二維思考的一個典型模式。除了針對于兩種情況、兩種物品的選擇。二維思考還有一種模式,就是針對于一個情況、一個物品,但是附加了一個時間維度的考量,就形成了影響所有人類的一個思維模式——“因果關系”。就是A經過一段時間,發生了變化,變成了A的一個變體?;蛘連在多久之前,是一個什么樣子。      正是在這種二維的思維模式中,我們構造了我們現在的世界,在時間上,我們探尋事情的原因,并希望預測事情的結果;在選擇上,我們去衡量兩種物品、兩種情況,好或者不好,或者更好,我們希望朝著一種具有價值取向的方向前進。也正是這種思維,讓人類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活了下來,得以繁衍生息,甚至站上了食物鏈的頂端。但事情不會有絕對的完美,正是這種思維,讓我們的科學逐漸走入了死胡同。簡單系統的科學對付復雜系統有些無力一個人,由無數個細胞組成,這個人會說話會唱歌,但如果將這些細胞打散放在一起,會說話會唱歌么?一只小狗,在有生命活力的時候,會分辨主人,會陪主人玩耍,但一旦他死去,雖然還是那些細胞,但是他已經不再能做任何事情了。       我們模仿動物的飛行,造出了飛機,可以讓人們不用翅膀就可以翱翔在藍天,但我們可以模仿人類的大腦,讓機器自己思維么?這里涉及到一個小的概念,就是簡單系統和復雜系統。所謂簡單系統就是一加一等于二,線性的,因果關系很明朗的系統。而復雜系統,就有點像生物體,比如每一個部分都不具備整體的功能,他們組合在一起,卻形成了一些全新的特性。簡單系統諸如一些力學的工具,復雜系統諸如生物,諸如天氣,所謂的蝴蝶效應也被廣泛認知,一個細微的變動,可能就引起巨大的混亂,所以這又被稱作混沌。我們大部分的科學,都是從簡單系統中來,應用到簡單系統中去。對于人類的思維如何涌現出來,又如何工作的,其實我們一無所知。

奇點的先決條件思維范式的徹底重建范式(paradigm)的概念和理論是美國著名科學哲學家托馬斯·庫恩(Thomas Kuhn) 提出并在《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Scientific Revolutions)(1970)中系統闡述的。它指的是一個共同體成員所共享的信仰、價值、技術等等的集合。指常規科學所賴以運作的理論基礎和實踐規范,是從事某一科學的研究者群體所共同遵從的世界觀和行為方式??箍蒲а芯?、建立科學體系、運用科學思想的坐標、參照系與基本方式,科學體系的基本模式、基本結構與基本功能。

宗教思維是一種處理自然與人類、人類社會內部關系的范式,牛頓的理論體系是一種范式,而愛因斯坦的體系則是一種對牛頓的繼承和更新。就目前的科學的基礎,即人類思維的范式來說,很難去創造出真正的AI,原因就在于人類思維是不完美的,是追求效率平衡的,是為了進化獲勝的,這樣的思維很難去思考一個復雜的、在時間上有巨大跨度的問題的。

比如我們傾向于看到一種現象,去尋找他的原因?;蛘嚦吹揭桓鑫侍?,去考察他會帶來的結果。這是一對一的因果關系,或者某些個原因,導致了一個現象,或一個事情,導致了很多個結果,這是一對多。但人類思維一旦觸碰到多對多的問題的時候,就會變成我們小學考試中的連線題,變成一團亂麻,如果要在這些問題上再加上一個時間維度的話,那就會亂上加亂。

同時人類大腦的計算能力,存儲能力,以及在這個之上的邏輯推理能力的確收到了生物本能的限制,這些并不服務于生存這個意義,所以這些并不是我們進化的方向,是我們的弱項。套用現在比較流行的比喻方式,我們現在的二維思維方式,是很難去思考三維、四維的問題。就好比螞蟻很難去看到人們看到的風景,更別說去感悟到人類的情感了。所以如果真正想觸碰到奇點,就一定要打破人類思維的局限性,徹底改變我們的思維范式。

IA是AI的必經之路在漫畫宇宙里,想變成英雄,窮人靠變異,像蜘蛛俠。而像鋼鐵俠這種富人,則可以靠科技。鋼鐵俠所依賴的裝甲以及計算能力,裝備在他身上,就屬于IA了。如果有一天,一些具有實驗精神的人類,在研究清楚大腦工作的方式之后,并不是去按照大腦的樣子去制造一個大腦(這種制造AI的方式也許永遠不會成功,就像你用橡皮泥捏出一個人來,他永遠不會說話一樣),而是去將人類的大腦跟現有的計算技術相連接,而制造出一個超級大腦。       在這個時候,人類也許才真正走向開啟AI的道路,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準備。當擁有了無限的計算能力、存儲能力以及縝密的邏輯思考能力之后,配合上人類大腦原有的創造力,相當于擴展了人腦的維度,從二維向三維、四維邁進。而在那一代的科學家,可以利用這種能力,來重構人類的科學范式,甚至要比愛因斯坦顛覆牛頓還要更強烈。在那之后,我們才可能通過三維的大腦,創造一個二維的AI,然后再賦予他更高的能力。而現在我們二維的大腦,只能創造出一個一維的電腦世界。

但真的到這一步,也已經不再是科學范疇的事情,是全社會、倫理、政治、個人權利等多方面的因素,我們要面臨的可能不是機器人、AI的存在的可能,而是首先要面對超能人、變種人的可能,我們是否允許或愿意,這世界上有一部分人在智能上對另一部分人碾壓,這些答案,或許早已藏在漫威宇宙里。

【免責聲明】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系。

  • 頭條
  • 重慶
  • 悅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周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